企業郵箱登錄| 收藏中衡|在線留言|網站地圖|聯系中衡歡迎來到中衡保險公估公估股份有限公司官網

中衡保險公估股份有限公司

全國服務熱線4006-012-9994006-360-580立即咨詢

熱門關鍵詞:保險公估公司車險理賠流程司法鑒定司法鑒定中心價格公估

入選人保總公司八家,全國性總對總公估合作單位
當前位置:首頁 » 中衡新聞 » 行業新聞 » 銀保合并有效防止監管套利 筑牢風險傳遞的“防火墻”

銀保合并有效防止監管套利 筑牢風險傳遞的“防火墻”

文章出處:南方都市報責任編輯:查看手機網址
掃一掃!銀保合并有效防止監管套利 筑牢風險傳遞的“防火墻”掃一掃!
人氣:-發表時間:2018-03-22 15:02【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中國的金融監管體制,似乎也不例外。銀保統一監管,邁出了監管統一的第一步,既為綜合監管先行探路,也是重塑金融監管的現實選擇。

根據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中國銀監會和中國保監會職責整合,組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兩會擬訂銀行業、保險業重要法律法規草案和審慎監管基本制度的職責劃入中國人民銀行。

中國保監會成立于1998年,中國銀監會成立于2003年,至此,中國金融監管體制延續多年的“一行三會”結構,正式走向終結,取而代之的是,金融穩定框架下的“一行兩會”結構: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



近年來,中國混業經營,一日千里,已是大勢所趨。一方面,機構綜合化經營趨勢明顯。既有以銀行、保險、券商等傳統金融機構為主體搭建的金融集團,也有產業資本集團打造的金融控股公司,更有互聯網資本集團成為混業經營的新興勢力。另一方面,“大資管”行業跨界競合的態勢基本形成,2012年以來中國資產管理行業的政策環境發生巨大變化,打破了資產管理業務分業割據的局面,業務之間的壁壘逐步被淡化。

隨著融合多種金融功能的創新業務模式層出不窮,金融風險跨行業、跨市場的傳染性逐步暴露,分業監管已難適應金融發展:監管標準不統一,導致監管套利;監管缺乏穿透性,“鐵路警察,各管一段”,對用債務資金作股權投資等高風險行為難以抑制;一些金融業態處于監管盲區,沒有人管,出了事才被迫補救;監管部門之間信息溝通不暢,使重要決策缺乏依據;部分監管職能重疊,導致沖突、扯皮和政策信號不一。

無疑,持續了20年的金融分業監管模式,已經走到了十字路口。金融監管體制改革方向是綜合監管,實現監管全覆蓋,既不留真空地帶,也不存在重復地帶。

中國金融監管體系的重構,難以一蹴而就。選擇銀保率先合并和功能整合,順應了中國金融發展具體形勢的演變。首先,銀行與保險有長期深度合作、融合發展的基礎。銀行是保險產品最主要的銷售渠道,銀行理財產品與躉交保險產品功能交叉趨同,大量銀行擁有保險公司,中國人壽等部分保險公司入股銀行。其次,在資本充足率、償付能力以及自身風險匹配能力方面,銀行和保險有類似性。例如,保險業“中國第二代償付能力監管制度體系”(“償二代”)以風險為導向,制定不同風險業務的資本金要求,就類似于銀行監管中對銀行資本充足率的監管要求,因而“償二代”又被視為保險業的“巴塞爾協議III”。最后,在中國金融業版圖中,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主要集中在銀行和保險領域,都面臨金融控股公司的新型監管需求。

銀行與保險統一監管,部分解決了中國金融分業監管下缺乏協同、溝通效率低下的現象。可以預期,中國金融監管架構的調整將推動行業帶來深刻的變革。

首先,大力度治理中國金融亂象。合規是銀保業生存發展的“立身之本”。如何在創造利潤、提升盈利能力的同時加強風險管控,整治亂象,已然成為2018年擺在銀保監管面前的首要課題。從銀行業看,存在大量亂搞同業、亂加杠桿、亂做表外業務等嚴重干擾金融市場秩序的不規范行為,銀行間相互購買、代持理財產品現象滋生。銀保合并監管后,可以在銀行、保險之間設置必要的防止風險傳遞的“防火墻”。

作為金融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保險業過去一段時間內,由于部分市場主體急功近利,一些監管人員責任心不強等原因,金融市場亂象在保險業存在嚴重。比如,目前,保險業普遍存在將保險產品混同為銀行存款或理財產品進行銷售“存單變保單”等問題。銀保合并監管后,可以從渠道銷售的源頭加大人身保險銷售亂象的打擊力度。銀保合并監管后,可以對保險產品和銀行理財產品實施統一監管標準,有效防止監管套利,彌補監管空白。

其次,解決保險業面臨的發展瓶頸。2017年信托業管理資產規模已經超過25萬億。保險業16萬億的發展規模遠不及信托,發展速度遠不及租賃,并且發展瓶頸日益凸顯。2017年,壽險業,以萬能險為代表的人身保險公司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5892.36億元,相較于2016年全年的11860.16億元,同比下降50.32%;財險業,2017年,車險業務實現原保險保費收入7521.07億元,非車險業務為3020.31億元,車險比重超過70%。如何提升保險公司風險管理、資產負債管理、產品研發、產品定價以及數字化等核心能力,將是銀保統一監管后亟待解決的問題。

最后,由于分業監管時間較長,監管機構普遍存在本位主義和“父愛主義”的傾向,“誰的孩子誰抱走”“誰的孩子誰疼”的觀念根深蒂固。此次改革,直接劍指這一沉疴,將銀監會、保監會擬訂銀行業、保險業重要法律法規草案和審慎監管基本制度的職責劃入人民銀行。由中央銀行從維護金融系統全局穩定的角度,制定重大金融監管規則,包括制定跨市場交叉性金融產品的監管規則,統一同類產品監管標準和規則,從而徹底厘清監管與發展的關系,意味著銀行業、保險業重要法律法規將更可能超越本行業的部門利益,有助于避免宏觀審慎政策領域的多頭管理和政策信號沖突。

作者:史晨昱(資深金融人士)



相關資訊

云南新11选5走势图